1. 首頁
  2. 互助組織小百科
  3. 倡議事件簿
就業第三炮

倡議事件簿3

前兩回提及殘疾人權利公約及外國支援殘疾人士就業政策,這回主要討論香港殘疾人士就業支援政策情況。

 

殘疾人士就業難

「感‧聘」就業連網最近發佈的《殘疾人士與長期病患者就業情況調查2017》發現,殘疾人士與長期病患者普偏較難在同一職位工作超過一年,接近一半受訪者現時的工作維持了不足一年,超過七成人士更從未有任何晉升機會。調查亦發現,兩成受訪者每週工作45小時或以上,但卻有26%人士每月平均收入僅得3,600元或以下。 而高學歷殘疾人士就業問題也是其中需要關注的一點。根據政府統計處《第 62 號專題報告書》數字,在2013年43,900名具專上學歷程度的殘疾人士中,只有約35%,即15,300位成功就業,一般大專生就業率則有約70%。

 

殘疾人士沒有就業能力?

而正在就業的殘疾人士,往往只能從事低技術工種。他們不是沒有能力去覓得一份合稱的工作,而是,他們的能力不被勞動市場承認。往往,他們只能從政府得到「就業救濟」服務,而出路是得到一份三低(低薪金、低技術及低流動性)的工作(Job)。顯然地,工作不等於事業(Career),工作不能令個人的志向實現。這是由政策影響個人尊嚴(Dignity)的就業問題。

 

以上數字及例子反映一向鼓吹「知識型經濟有助就業」的社會,背後也受著「殘疾是不能擔當工作或事務」的思維影響,殘疾,是個人問題,應該自己處理。身體有殘疾,具知識技能,但沒有受到市場的接納,以致覓不到相關工作,只能被逼從事三低工作。身體有殘疾,是否意味要被排儕(Being segregated)於主流之外?

 

現時支援殘疾就業政策及措施

目前主要為社會福利署及勞工處為殘疾人士提供就業服務,下文會就服務作出釋述:

  • 社會福利署綜合職業復康服務 服務為暫時未具能力於公開市場就業的殘疾人士提供職業康復服務,以提供他們的工作能力和公開就業機會。學員可從服務中得到具訓練津貼的職業技能訓練,包括:中心為本的訓練,例如簡單加工、包裝、洗車等。
  • 社會福利署殘疾人士在職培訓計劃 服務會因參加者個別就業需要提供工作見習、在職試用、相關培訓及輔導服務。服務特點之一是透過提供工資補助金,鼓勵僱主提供職位,而服務使用者亦會獲發見習津貼。
  • 社會福利署殘疾僱員支援計劃 「殘疾僱員支援計劃」(「計劃」),讓僱主可為每名殘疾僱員申請最多兩萬 元的一次性 資助及改裝工程的建議,以購置輔助儀器及/或改裝工作間,協助殘疾僱員在工作場所執 行職務及提升工作效率。
  • 勞工處就業展才能 服務目的是透過向僱主提供誘因,以協助殘疾人士受聘和鼓勵僱主聘用殘疾人士 。服務會提供具津貼之職前培訓予殘疾人士,協助他們掌握面試技巧,以及人際關係/溝通技巧等。此外,服務亦會發放長達八個月津貼予僱主,要求僱主聘用殘疾人士為期三個月以上,並委派一名指導員協助僱員掌握工作技巧及適應工作環境。指導員亦會獲發獎勵金。

 

現時社會保障安全網

社會福利署下的綜合就業援助計劃(綜援),使在經濟上無法自給之人士的入息達到能應付生活上基本需要的水平。申請資格必需符合入息及資產審查,合資格者可視乎需要得到援助金(包括標額金額、補助金及津貼)。

 

可從政策反思的意念

香港奉行新自由主義(Neoliberalism),強調個人及家庭責任,社會福利及社會服務為最後及最低介入,故此,採取政策也是放任(Laissez-faire policy)。現時服務均強調提升殘疾人士就業能力,扶助其「融入」社會。在職業訓練方面,殘疾人士所缺乏的並不是受訓機會,而是工作機會。受訓之後,能否確保殘疾人士能得到平等就業機會? 勞工及福利局時任副局長蕭偉強先生曾於香港電台2015年節目《殘疾就業路》提出理念應該是提高殘疾人士能力,而非聚焦殘疾的身份。從此可見,政府是「鼓勵」殘疾投入社會,並反指殘疾不應以殘疾身份而要求就業配額。某程度上,政府的說法是指責著殘疾人士要求資源是不合理(Victim-blaming),而政策也造就對殘疾人士污名化(Stigmatization)的現象。

 

結語

據2016年本會《社福機構聘用殘疾人士情況調查》,整體政府的就業政策及措施的評分只達2.56分,顯示為僅僅合格,反映現行就業政策及措施的成效有改善空間。而且,逾半受訪機構支持或非常支持殘疾人士就業配額制。

為爭取殘疾人士平等就業,爭取就業配額制必不可少。倘若成功成立殘疾人士就業配額制之餘,政府及社福機構能夠帶頭實行,相信效果會鮮明。殘疾人士平等就業是值得關注的議題,有賴集結更多同行者,一同合力發聲、倡議,疏導社會問題。